+A -A

    老笑眯眯地走来的小伙说,里都是赞许之,「老儿,你看看人家

    去面对妈,那也是让她心愉悦。

    月的女儿——那个粉的小丫!那些都能给他带来家的幸福,然而同时,

    名其曰这是在回报妈妈的喂养之恩,其实就是觉得很好玩,

    「昨天市里开表彰大会了,你和我妈都是去年的先,还要往省里报,

    我们去晒太。」

    是的,自从妈妈一年前,因为父亲变成了植人以后,她就不辞而别,他不

    而随着对妈妈迫切的思念和不明落的担忧,这可怖的梦境就越来越多,也越

    她还是那么,那么能够引男人眯眯而贪婪的目光,故而,有几个无所事事

    一个当事人来找我妈了,说那个案很棘手,她就相信我妈的能力,她说她有一

    住了,语调急了,满都是愤怒和委屈,以及对母亲一天天有增无减的想念。

    在在哪儿啊?

    他才能靠这自我麻痹的方法为自己减压,别无他法。

    知妈妈去了哪里,他只有时常在梦境里才能看见妈妈的音容笑貌,与妈妈幽会,

    了屋,看见只穿着一条薄薄的吊带睡裙的母亲,丰满而诱惑。

    他们居然杀人灭,将妈妈诱人丰腴的卸了几块,丢锅里,煮了

    醒来后,他才能一次次地安着自己,梦境都是与现实相反的,妈妈没事!

    那几个混立即就如饿狼扑一样上去,将母亲扒光,大颤巍巍的,雪

    和苦苦想她的我?怎么就能一音信都没有了?她知我多想她吗?不你认为

    他就能妈妈更加亲密,会给妈妈夹菜,甚至心血来还会将菜喂她的嘴里,

    「小伙又来看你爸啊?真孝敬!」在一间清静的病房里,一位满白发的

    白雪白,让几只脏手肆意蹂躏,他们脱了,一因为视觉刺激而翘得老

    最后,他们兽大发,丧心病狂地了母亲。而更让小伙胆颤心惊的是,

    是那想念,是儿对妈妈的想念,还是那思念,总之我就是想她,天天都在

    但他知,这些只是母俩都在自欺欺人而已,其实大家的心都不想去

    抬仰望一,果然,不知不觉又走到了这个最熟悉不过的楼,他自己

    她是不敢面对你,还是不愿意看见我呢?跟你说实话,现在我都不敢回家,

    孩,再看看你的儿女,半个月都不来看看你,这帮白狼!」

    样对她很不公平,所以他只能将心里的朝秦暮楚消化无几了,他才以开心的笑脸

    想!「

    的来,他们着妈妈的暴地将妈妈的嘴里,一边享受

    昨天他又梦见妈妈了,那是在一个没有几人家的农村,妈妈一个人生活,

    边,温的灯光,他们一家三其乐地坐在饭桌前,聊着一天来的事

    那个人,那些往事。

    我害怕看见和她有关的一切!你说我妈怎么狠心呢?怎么就能丢卧床不起的你,

    的小混混就盯上了母亲,一个晚上,月黑风,他们蹑手蹑脚地潜妈妈的院,

    温拭着男人苍白的脸,宋平轻声和父亲聊着天。

    「爸,这几天天一直雨,也没让你去溜躂溜躂,不过明天就好了,明天

    华灯初上,小伙从医院看完父亲,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不想回

    地摸着妈妈已经粉红的,一边让可怜的母亲给他们

    爸,说真的,你真是很了不起,你看你已经不在位一年了,还能让那么多人记住

    了病房。

    来越频繁,他时常会吓冷汗,从床上豁然坐起,惊魂未定。

    那些亦给他了沉重的负罪

    到妈家——他现在的家里,虽然那里有妈给他的可,还有那个他刚刚满

    因为,他想妈妈!所以他觉得有愧面对着自己,对他一心一意的妈,那

    母亲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都是他和父亲有说有笑的,要是父亲不在家,

    宋平礼貌地向老,友好地笑了笑,然后走到床,拿起瓶又走

    一开始小伙的语气还是波澜不惊,可是逐渐加,他就再也控制不

    【第25章:天各一方难舍】

    的家!看着三楼那一片漆黑,他就到心里一片荒凉,以往那些声笑语犹在耳

    你,让那么多老百姓念你的好,这就是一个好官!我和你说了吗?前几天又有

    吃了!

    个月的时间,可以等,让我有了消息务必时间就告诉她,那爸你说,我妈现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
【1】【2】【3】【4】【5】【6】【7】【8】【9】【10】【11】【12】
推荐阅读: 曾经睡了某大的女学生,附nenB图片媳妇儿是军人,分着tui被别人lu着yindi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xing经历我的迷jian史之KTV红衣小妹和女同事去足浴会所发生的事qing。。此qing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趁醉cao了护士长年少网吧通宵,凌晨四点调戏美艳老板娘我的yin妻qing节,跟别人不太一样。。
如果您喜欢【rng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