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端木哈哈一笑,多谢孟老板的意。

    徐老解开信封,瞄了一,摇了摇,铺开封榜,写这期的恶人榜,排第

    29年10月1

    后屋躺了,可被窝还没躺和,一阵诡异的铃声响起,徐老急急踢掉被,鞋

    富商,啊布威猛无比,世间少有,可惜他每月吃的酒药材,所费惊人,

    黑衣女径直走到阿布旁,伸手要去摸那条驴货,没想被啊布捉住手腕,

    也未可知!」

    总把和衣而睡,却思绪如,作为榜行走,江湖见闻胜常人一筹,但就

    添了三把柴火,风雪终于小了,几个蒙面的黑衣人掀开门帘走了来,从腰

    只有几个人坐怀不,淡定饮酒。

    去衣,将舞女压在起来。

    「可我听说,端木对付女侠的手段,残忍得很!」

    同人1

    酒过三巡,喝醉的全由人伺候歇息,端木在后院重开宴席,此时只剩王五,

    徐老抄录好了封榜,挂在墙上,叹了气,又觉得天寒难耐,拿起烛台走到

    些失望,却也不着脑!挥挥手,舞女歇了歌舞,席作陪,有些急之徒当场褪

    算见过端木本人,还是觉得让人难以捉摸,论家世,端木一族并不显赫,论

    义山庄,酒招待过后,人歌舞,其乐

    「端木共良也不知得罪了谁?无端端惹了神女!」

    乃是方外之人,份隐秘,传言有通天彻地之能!」

    端木共良虽有贪之名,席间却目光清亮,纵论时事,颇有豪杰之风!

    「那又如何?神女就算不敌,多被掰,那端木还想与神殿为敌不成?」

    看了起来。

    「天不早了,各位歇息吧。」总把喝完最后一酒,息了炉火,灭蜡

    定。

    独臂的刀客哈哈一笑,小娘莫要以貌取人,这小是个银样蜡枪也说不

    候,跑来仗义行侠啦!」

    「多谢挂怀,告辞!」

    「端木份背景,在一众纨绔弟中并不突,所倚仗者,非自定神州,

    「千真万确!此人卑鄙无耻,爪牙众多,还望杨女侠小心慎行。」

    炉火噼里啪啦的烧着,几个黑衣人嘿嘿笑了起来,「这神女不乖乖在神殿伺

    都没穿,跑了来,看看揭榜的是那位英雄好汉。

    在火堆旁吃了起来。

    不是理所当然,一码归一码,勿因人废事,因人废论,因人废行!」

    「哼!各位榜行走,那端木共良所所为,人神共愤!神女为民除恶,岂

    端木拍拍手掌,果然人才,不知奇在何

    武功,也是平平,可行事却肆无忌惮,偏偏屡屡得手,着实让人费解,难真有

    黑衣女站了起来,啊布果然天生神,不知端木公能否忍通割

    不多时,带上一人,赤着,只在腰间盘条布,个油彩天狗面,通

    一揖:「见过徐老,在杨神盼,敢问徐老,此榜所载,确凿无疑?」

    字数:6203

    「总把教训的是,不过我听说这端木却非泛泛之辈,神女此去,凶多吉少

    才斗胆,献一奇人!

    我得意庄的生意最近难以支撑,啊布有幸跟随公,不至于明珠蒙尘。

    富商嘿嘿一笑,啊布,亮家伙阿布解开腰间布条,亮,众人不由

    黑衣女大怒,大胆,你可知我是谁?我乃。

    乌云密布大雪封山,徐老吃过饭,早早掌灯,烛光摇曳,人也昏昏睡,看

    前不久,还没雪,总把化名王五,镖客打扮,路过端木共良的德仁

    了看墙上的挂历,摇摇,舀洗了把脸,往灶台添了火,拿起一卷经书在油灯

    富商捋了捋八字胡,素闻公,山庄人如云,今款待,不

    也啧啧称奇,那货雄姿英发,非常人所有。

    黝黑,纠结,不知抹了什么油,乌黑透亮。

    烛,天地一片黑暗,窗外那风雪又开始呼啸。

    「此话怎讲?」

    只是坐上多半是酒饭袋,几杯黄酒肚,中只盯着舞女胡言语!端木虽有

    我对小不漂亮的女人不兴趣!

    方外之人?

    作者:好狗边上飘

    一的是新晋的恶人端木共良,二十岁,恶行如……

    但见来人虽是蓑衣斗篷,却一尘不染毫无雪夜赶路之像,见徐老来,双手

    俩个大肚腩的富商,一个独臂的刀客,还有一黑衣女

    间掏信封放在徐老面前,自顾往灶台走去,拿起温好的酒,围坐


努力加载中...超过5秒钟未打开,请刷新一下!
<
【1】【2】【3】【4】【5】
推荐阅读: 曾经睡了某大的女学生,附nenB图片媳妇儿是军人,分着tui被别人lu着yindi并拍照回忆童年的一次xing经历我的迷jian史之KTV红衣小妹和女同事去足浴会所发生的事qing。。此qing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趁醉cao了护士长年少网吧通宵,凌晨四点调戏美艳老板娘我的yin妻qing节,跟别人不太一样。。
如果您喜欢【rng小说网】,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